不出所料,新款理想ONE发布之后,理想汽车CEO李想的微博下面骂声一片。


老车主清一色对理想怨声载道,原因在于其发布会公布的NOA自动驾驶系统不可升级,消费者对此非常不满。买之前说智能电动车可以理解成电子产品,随着OTA升级常用常新,卖完后用着用着发现自己跟不上时代了。





“被割韭菜”的老车主


由于这一次产品发布来的非常突然,很多新车主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买了旧款的车型,这引起很多老车主的不满。


他们认为理想汽车销售对其隐瞒了新款车型的有关信息,他们本可以再等等,用很小的代价就可以买到有多种配置升级的新款理想ONE。




要知道,这次新款理想ONE的改进非常大,特别是在自动驾驶方面,新车主摄像头提升到800万像素、120度识别角度;毫米波雷达采用博世第五代产品并增加至5颗,每颗识别范围达到150度且探测距离超过110度;驾驶系统芯片升级至两颗地平线征程3代芯片前两排的座椅均标配电动腰靠以及腰部按摩功能;新款理想ONE较老款车型油箱容积45L提升至55L,NEDC续航里程提升至1080KM,新款与老款相比,售价仅高出1万元。


有车主称在4月中旬去门店订车的时候反复跟销售确认,销售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会有改款,即使有也是年底的事了,近期肯定不会有。其后车主还在4月份的上海车展确认没有展示改款车,才支付了定金。


也有刚提车一周不到的车主说,虽然之前知道要出新款,但是从销售那里得到消息新款要涨10%,而且动力系统没有任何升级,所以才直接不等发布会提了老款。后面才发现新款只涨价1万,却加了不少的配置,其表示心有不甘。


在这些车主看来,前期销售明确说明不会出新款,就算出新款也会免费升级软件和硬件,而当新款理想ONE发布的时候,却并没有任何的消息和补偿,这些车主认为理想汽车的销售欺骗了他们。


事实上,一般各大车企在推出新款车型的时候,都会经历一个发出更新预告、发布改款车型、改款新车上市的过程。而这一过程,也为消化旧款车型预留了一定的时间。一般来说,小改款的时候,旧款车型优惠幅度小一点;大换代的时候,旧款车型优惠幅度大一点。车企也清了库存,消费者也有自主选择的权利,这才是一个比较正常且能获得双赢局面的方式。


而理想是怎么做的呢?藏着掖着!在新车发布前,没有告知消费者,而是以隐瞒的方式,让消费者以原价购买即将改款的车型。对于一家车企来说,这是对老用户的不负责任。同时,在新车上市后,理想对于老车主的补偿措施,也可能会让新车主觉得不平衡,如此一来,理想汽车两头不讨好。这样的操作方式,绝对不是一家成熟车企的处事之道。


理想该不该补贴老车主?


于理论上来讲,商业上的所有行为都是你情我愿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即便真的被割了韭菜,也是智商不如人,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就像理想总裁沈亚楠说的一样。




“行业本身在加速发展,我们不能停止产品的演进。”


任何企业也不可能为了照顾老车主的情绪永远不进步,不研发新的产品。这不符合商业逻辑。


然而,于情面上来讲,理想必须给老车主一个说法。最艰难的时候,理想各种情怀,又是“无里程焦虑的智能电动汽车”,又是“永久OTA升级,常用常新”。各种噱头,整的花里胡哨。第一批用户用真金白银支持理想,帮其渡过难关。结果车买回来2年,告诉车主关键技术不能升级。这不免让人有些寒心。




尤其是对于信息不透明,为了消化原库存,被割韭菜的用户,这部分车主表示,感觉智商受到了深深地侮辱,被理想汽车深深的欺骗了。


理想的销售采用直营模式,也就是说门店里的所有消息和话术都是经过总部统一培训的。不像传统汽车经销商,总部和4S店存在一定脱节性,厂商可以把这种欺骗行为甩锅给经销商。那么这种欺骗行为,可以理解成有意为之。


之前理想内部员工还因为新款发布保密等原因与媒体发生不愉快的事情。目的也无非是为了多卖几台车,被割了韭菜的新用户认为,这种行为真的就是赤裸裸的耍流氓。


在对待老车主问题上,倒是看看蔚来和小鹏是怎么做的。


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说过:“对新人比对老人更好,这个事蔚来是不会做的。如果对新人好,一定把老人带上。我们内部反复讨论,蔚来对老用户的哲学观是,让新老朋友都很喜欢我们,不要喜新厌旧。谁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蔚来在对待老用户方面,最经典的就是换电升级服务。100kwh电池包、固态电池推出后,蔚来为所有老用户提供了升级方案。不管是ES6还是ES8,都可以实现续航升级。


蔚来NAD自动驾驶系统出来后,老用户的顾虑同样有办法解决。秦力洪说, NAD自动驾驶系统很香,老车因为硬件限制升级不上去,但蔚来也做了缜密的安排,为置换新车提供了最好的政策,把新的价值还到现有的用户。


同样,小鹏给出的政策也非常简单粗暴。当时面对G3车主闹情绪,小鹏汽车给出的补偿方案是:3年之内增换购小鹏汽车任何一款车型时,在享受拟购买新车当期所有促销政策权益的基础上,额外享受1万元专属补贴权益。


再来看理想汽车给出的方案:


它针对老车主推出了四项硬件付费升级方案:7月开放运动型中网付费升级,7月开放自动防眩目无边框后视镜付费升级,9月开放座椅付费升级,12月开放带有儿童锁的电吸门升级。


都是硬件层面的升级,并且都是付费。理想不仅没想着给老车主福利,反而是变着法的割韭菜。




对待老车主的问题,尽管理想是互联网进入的造车新势力,代表的是新思维,新模式,但仍然在用传统模式解决问题。用户买完车就是一锤子买卖,后期升级、置换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当然,鲸目小编并不相信理想不具备用户经营思维,更多的原因估计还是从资金方面考量。要知道,理想是“蔚小理”三家中技术储备最弱的,需要大量的资金迎头赶上。而且理想把省钱用到了极致。一分钱恨不能掰成八瓣花。但李想本人也多次在公共场合强调过,不管怎么省,在用户身上也不能省。如今面对老车主的权益,理想却食言了。这怎能不让老车主寒心。


 写在最后


总有人说,对于理想这样的初创车企,我们应该对其宽容一点,毕竟他们造车也是很用心的。但笔者想说的是,汽车不是快消品,而是严肃的工业产出品,更是我们生活中的耐用品。在使用中,我们暂且不说汽车关乎生命安全这些大话了;至少,一家合格的车企,应该为消费者带来令人满意的服务,而不是以套路的方式,来让消费者为其买单。这一点,鲸目小编认为不管是老车企还是初创车企,都需要做到的。如果理想汽车继续走这样一条路的话,这家车企可能离特斯拉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