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晚,特斯拉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中,披露了公司已经完全偿还了上海超级工厂支出的6.14亿美元贷款,相关的贷款合同已经终止,而公司债务和融资租赁表中包含的固定资产授信项下未使用的7.58亿美元也将不再被使用。路透社据此报道称,特斯拉已经停止了买地扩建上海工厂的计划。

人人猜测这会否代表着准备「出走」中国的信号。




消失的工厂地块 + 提前还清的贷款= 出逃信号?


事实上,特斯拉放弃土地拍卖发生在 2021 年 3 月 30 日,也就是说早在一个多月前,特斯拉就按下了上海超级工厂扩建的暂停键。

这有特斯拉自身需求的原因,也有特斯拉官方的说法——「时局」因素。

特斯拉曾在 2020 全年财报中对未来几年的销量进行预测:

在 2020 年全年累计交付 499,550 辆的基础上,未来年交付量将平均增长 50%。

也就是说,按预测,特斯拉 2021 年交付量 75 万辆,2022 年交付量将达到 112.5 万辆。



目前,上海工厂产能目前 45 万辆,占全球产能的 40%,按推算,目前全球产能约为 110 多万。虽然位于欧洲的柏林工厂完工日期一再拖延,最近被传出有可能 2022 年 1 月才能投产。但是依靠目前弗里蒙特工厂和上海工厂的产能,还是可以满足特斯拉今年、明年的销量需求的。

就算品牌形象不受影响,销量按预期增长,未来两三年内的产能可以满足。

这次流拍的地块,虽然与特斯拉上海工厂二期相邻,不过合同中明确写道:该地块在交地后 6 个月内开工,36 个月内投产。未来两三年内柏林工厂和美国奥斯汀工厂还将投产。在这种情况下,特斯拉并不那么着急扩张上海工厂。

除了需求端的满足外,特斯拉原计划将上海工厂打造成品牌全球市场的出口中心,甚至将汽车出口到美国去。但特朗普期间对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增收,使得目前中国汽车出口美国后关税高达 25%,这么高的关税,显然不划算。

至于提前还清贷款,特斯拉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2013 年奥巴马执政时期,特斯拉就提前 5 年还清了美国政府用于清洁能源建设的 4.52 亿美元贷款。还款消息公布当天,特斯拉的股价盘中高点 10%,未来几天一路高涨。

我们都知道,特斯拉不仅是一家科技公司,也是一家自带「网红」效应的上市公司。在现金流充足的情况下,提前还清贷款,不仅能摆脱一些贷款伴随的经营契约,也让投资者对公司的运营更有信心。

不过与 8 年前提前还清贷款的效果不同,这次特斯拉提前还清贷款,并没有达到「提振股价」的目的,从 4 月 19 日至今,特斯拉的股价跌幅达 18%。这其中有车展事件的原因,不过更多的是因为从 3 月开始,新能源汽车们遭遇了估值泡沫的「消泡期」。

特斯拉离不开中国市场和中国工厂


特斯拉在国内能够迅速站稳脚跟,并大规模扩张终端销量和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分不开,同时也和特斯拉自身在国内的品牌号召力以及产品力分不开。


以网上流传的上海市政府和特斯拉的对赌协议来看:上海的土地,以十分之一的价格卖给特斯拉。给特斯拉的贷款,年利率仅为3.9%,都大幅低于国内的个人购买住房的贷款利率。但同时上海超级工厂从2023年年底起,每年须纳税22.3亿元。如果不能达成这一条件,则必须归还相应土地。同时,特斯拉还必须在未来5年在上海工厂投入人民币140.8亿元的资本支出。

所以说,单纯从补贴力度来看,上海市政府承担了初期的大部分设厂以及运营费用,但在后期也规定了比较严格的纳税指标,很难说上海市政府做了赔本买卖。但是其为特斯拉打开绿灯,也的确为特斯拉在国内快速发展创造了相当好的条件。




自从开启国产化进程之后,特斯拉在国内的发展势头异常迅猛。在刚刚过去的四月份,根据乘联会的数据,上汽通用五菱的批发量达到30602辆,而特斯拉中国达到25845辆,比亚迪和上汽乘用车分别贡献了25450辆以及13004辆。相比于三月份,特斯拉在国内的销售势头有所下滑,但考虑到特斯拉中国工厂在4月份出口了14174辆整车,其实整体表现并不差。

月生产近4万台,也已经基本逼近特斯拉上海工厂年50万台的生产极限。如此大的销量,不仅帮助特斯拉在国内赚取丰厚的利润,也成为稳定特斯拉业绩并提升外界对其乐观预期的重要支撑。随着国内电动车市场的持续发展,特斯拉在国内的发展前景长期向好。

反观特斯拉在柏林的工厂,自从2019年官宣到现在,迟迟没有进展。虽然中间有去年疫情的影响,但欧洲国家整体效率焦虑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相比之下,上海为特斯拉创造的条件以及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良好势头让特斯拉如鱼得水。

所以从特斯拉全球布局的角度来说,在未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特斯拉需要从中国出口Model 3到欧洲工厂并辐射亚太市场。所在特斯拉在上海工厂这个问题上,很难轻言放弃扩建,更不太可能改变其向全球出口的角色。

综合以上而言,说特斯拉出逃中国,显然是无稽之谈。

中国也需要特斯拉


当然,对于中国来说,同样也需要特斯拉。彼时中国政府为特斯拉打开绿灯,甚至允许其成为第一家在国内独资设厂的外资车企。一方面是出于打破当时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行极限施压的大环境因素,中特斯拉的案例,可以向全球展现出中国依然坚持改革开放,欢迎国外投资的决心;

另外一方面,彼时国内整体技术并不高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也需要特斯拉这样的鲇鱼来刺激一下。国内最早一批的春电动车型,有很多是冲着国家补贴来的。不仅三电系统性能较差,尤其是续航里程注水严重,甚至还屡屡爆出骗补事件,更不要说智能网联方面技术的突破。

特斯拉的到来,对于国内落后新能源汽车产能的洗牌淘汰起到了促进作用。



在当前阶段,吸引投资,扩大就业,是每个国家和地方政府都在大力推动的事情。特朗普时代的鼓励美国制造业回流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中国依然出于一个上升的过程中,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对于实现我们国家的产业升级、解决就业以及持续拉动经济增长都有重要的意义。所以在对待特斯拉之前一系列的问题上,一方面需要通过更加完善的立法,让特斯拉在诸如断轴召回、制动失灵等有争议的问题上,能够有法律的制约,堵上法律的漏洞,避免车主无奈在车展上爬上车顶的局面再度发生;

但另一方面,更需要通过给出更大的政策,吸引特斯拉将更多的设计、研发甚至一部分全球职能转移到中国来,为中国新能源或者智能网联汽车做出贡献,形成中国和特斯拉双方的再度共赢。



好的生意永远是双赢的。不能只看到上海市政府给予特斯拉的优厚条件,也要看到特斯拉在推动国内新能源汽车方面所起到的作用。如果不是特斯拉,国内消费者在经历过之前续航里程较短、智能网联程度不高的新能源汽车之后,很有可能再回到燃油车,这与国家的节能减排以及能源安全战略都是相悖的。所以,为了避免外资车企在国内的傲慢与野蛮生长,还是要从立法层面来强制规范和采取行动。